何处无离散 今宵多珍重

Wednesday, September 21, 2011

Grim Reaper 3 - 放下,修身

1)
凌晨4时


“所有文件都要签妥了吧!“陈律师,通知院长,

放弃治疗,交待下人准备后事!”

“张秘书,"通知陈律师,明早7时,宣读遗嘱。

“还有!发布讣闻时,不必提二奶三奶!“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心痛的说话,像 烧红的铁棒,一次又一次的刺着安伯伯!

安伯伯在摇头,在流泪!

这是 一生的失败,耻辱!极度的耻辱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窗外,没有半点风,一切都静止了!------

嘀嗒嘀嗒的雨声,如号角般奏起死亡的乐章!

今夜是安伯悲哀的一夜。!没一个人愿意留下陪伴安伯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)
全体的家属,都知道事情的结局了。大家都选择离开。

孤零零的安伯,深感怅惘失意。

几十年的奋斗,到了离开的时候,

竟然没一个人愿意留下来,陪伴他,好让他安心上路。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安伯伯太虚弱了!满身的针孔,瘦弱的身躯,

苍白的脸色, 已告诉我们,他已不存一线希望了。

除了为他祈祷,向他作心理辅导,大家都束手无策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3)
“医生已尽力了,安伯伯,放下吧!”

“还有什么余愿吗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4)
他在叹息,在摇头!此时此地的他已经无所选择了,似乎是认命了,!

泪水慢慢地从他瘦弱的面颊流下。他颤抖着,叹息着.-------

这是天意,是报应吗?没人能够回答!

我们只知道,他所拥有的一切,都不能带去。

此时安伯伯所留下的,只是一声声的叹气,一声声的无奈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5)
他的寿命已经到了尽头。没有任何人可以让它延长或缩短。

他一生的功过,主宰了他今世的荣辱!

他一生的罪孽,让他临终前受尽苦痛!


此时的安伯只有等待,等待阎王的判决,来定夺他往生的时辰!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6)
窗外的雨,不停的下着。阵阵的冷风,不停的吹着。

冷风冷雨在这无情的夜里,更是显得漫长。

他在争扎!久久不愿离去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安伯伯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7)
“我子孙的所做所为,我都知道。”

“我认了,这些都是业障,都是作孽,都是报应啊!我应承受!



“这30年来,我坏事做尽,我亏欠了太多人了,

”尤其是我的哥哥-阿平。我亏欠他太多了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8)
“只有你,能帮助我,我没有时间了!”


“我心里有一句话,要亲自对他说!”

“要不然,我死不瞑目,死不甘心!”

““好兄弟,帮我--------帮我!”

这是我最后的祈求。我要见一见阿平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是我的使命。这是一分神圣的工作,一份必定要完成的任务。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9)
阿平已经离开10年了,要找到他,不容易。

但是,这是安伯伯最后的一个要求,我答应了他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0)
临晨5时。

雾气深重,透过厚厚的玻璃窗,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一阵震动声,从远处传来。

像是沉重的跳跃声,像是连拖带跳的脚步声,时而急促,时而缓慢。

我感觉到,某种不寻常的事情将要发生了。

我知道,阿平终于要上来和临终的阿安会面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时的安伯伯,出奇的冷静。他知道,我会兑现我的承诺。


他闭着眼,紧闭着双唇,耐心的在等待。

他的心愿未了,他不要放弃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哪怕是要多活1分钟,他都要坚持下去!

安伯伯相信,哥哥,一定会到来见他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1)
时间没有因为安伯伯有所要求 而放慢速度。

相反的,它似乎越跑越快。

这时的安伯伯,全身冒着冷汗,在发斗 。

他拼命的要张开眼,他要多看看这花花的世界。

他争扎着要开口说话!他知道,这是他的最后的机会了,

以后,这里的一切,将成为过去。他不能带走任何东西,

因为, 上苍,再也不会再给他机会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2)
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。安伯伯的bp70 ,心跳只有40

所有的器官,都已丧失了功能。


时间对安伯非常不利!随时他都会离开!

但是,他迟迟不愿断气离去。

他的心意非常顽强,他在等待,他在等待着阿平哥哥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3)
浓浓的药味,弥漫在冷冷的空气里。

安伯伯长长的呼吸声,时而缓慢,时而急促。

在这茫茫的长夜里,何处是安伯伯往生的地方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远处传来阵阵的狗吠声,

在叫唤着赶路的夜归人。

冷风,雾气,在这夜里交叉出现着,

萧瑟的气氛,让人心寒!茫茫的前路,阿平到了哪里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4)
四周是那么的寂静。----   ----

一滴----一滴----一滴的雨声,

---咚--咚----咚----咚的打在寂寞的道路上。

在这无人无影的夜晚,雨点似乎在暗示着,

安伯伯时间不多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5)
冷冷的空气,徐徐的随风吹进医院的大厅。

它轻飘飘的,一步步的飘向安伯伯的病房------


这时的安伯开始感觉到,某种特殊的状况将要出现了。

他感到不安。在他模糊的视觉中,

他已经感应到,一股灵气,已经来到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6)
凌晨5时半。



病房的大门-呀-呀--呀---呀-----开了,



阵阵的轻烟,闪闪的青光,在安伯伯的面前浮现了。

环顾四周,所有的医药人员似乎是模模糊糊的睡着了。

整个病房,,只有几个黑影在不规律地摇晃着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7)
灯光不停的在闪烁,紧紧关着的玻璃窗,在强风的吹刮下

唧唧押押的作响。突然间-------  ----   ----

急促的脚步声,由远处慢慢的转来。

--- ----到了! 时间到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8)
阿平终于出现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久别的他,有了很大的变化。

他那无血色而瘦长的面颊,更显得他是那么的苍老。

他枯槁的身材,不受控制的前后摆动着!不停的在喘气!

他残弱的身躯不受控制的在颤抖着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19)
凌晨5时15分

阿平慢慢的来到了安伯伯的床前。他不作声的凝视着安伯伯。


病床上的安伯,目光呆滞,好像是没有了灵魂,没有了表情。

他似乎还不知道,阿平哥哥已经来到了。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)
“弟----弟,我---到-----了。”

他低沉的声音,呼唤着安伯伯:

“弟弟不要怕!哥哥到了,好好躺着,不要说话。”

“哥哥已经好多年没说话了!让我说说话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1)
“30年,我一拐一拐的生活。”

“30年,使到我的行动在不知不觉中缓慢了下来。 ”

“但是,它使我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。”

“它让我学会了忍耐及忍让。”

"最难得是,缓慢的思维,让我有所顿悟!”

“让我看清每件事情的原由,它也让我知道每件事的本质。”

“它更让我清楚的辨别出,事件背后的黑暗和光明。”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2)
 “弟弟,好好的反省吧!不要只会看到自己成功的七彩,

“也应该学习看看别人失败的黑暗啊!”

 “不管是七彩还是黑暗,其中都必有其因,必有其果!”

“今世所受,前世因。今世所为,来世果啊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3)
年少的阿平 ,性情真挚,憨厚笃诚。

他为人不善言词,孤言寡语。

然而,今人的他,已经是一个饱受磨练的长者。

他的外表是那么的随和,衣着是那么简单,

从外观看,别人还会以为,他只不过是一个穿作直掇的和尚。

他的修行,言论以及内涵,已经超越了一切凡夫俗子。

旁人如我已经领略到,他已是另外一个人,

一个完全脱胎换骨的阿平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4)
无情的岁月,没有给阿平留下什么,

它只给了阿平留下一世的风霜,

一身的辛酸和一脸的皱痕!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5)
阿平低着头哭泣,质问自己:

“人,贵为万物之灵,难道不如其他禽兽吗?”

”杀戮!相残!欺骗!虚伪!何时甘休?”

“无知的我们,难道不知什么是业障?

难道不知道什么是报应吗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6
 他呆呆的望着已经是半昏迷的弟弟,

他知道。安伯伯的灵魂将慢慢的离开了,

现在安伯伯所剩下的,只不过是一个将要失去灵魂的皮囊,

一个无人要认领的臭皮囊!

他摇头叹息,叹息人生的短暂,叹息人生的无常,更叹息人生的无奈!

在这冷漠的气氛下,他在沉思,在悼念。

他内心的 剧痛及情绪的不安,让他良久的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6)
10年的离别,30年的恩怨,换回一生的苍桑,


短暂的相聚,是悲伤?还是欢乐?

在这落泪的时刻,天地会为之动容吗?山河为之变色吗?

安伯危弱的心灵,此时只是在等待,------在等待死神的召唤。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待续------------

1 comment:

  1. 短暂的相聚,永远的离别,真是伤心时。好好活在当下,才不负今生啊!

    Reply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