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无离散 今宵多珍重

Friday, July 29, 2011

七夕情怀 1---死生契阔与子相约

寂静人去空悲切.

长叹人间不了情。

千头万绪情意真,

可有伊人共倾听?1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梦醒 不留楼空去,

再恨离愁情难忘。

伊人挥手告别日,

正是 愁肠万里时!2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泪别人去千山远,

长恨人间心惆怅。

思量思量复思量!

可见泪人泪痕时 ? 3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泪眼双垂心难平。

帷帐难掩情意真。

此情相思共凄凉,

长呼爱郎入梦魂。4
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千里声叹君不醒。

不解心愁心头惊。

孤枕难眠梦魂牵,

人约相依 共连理。 5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花飞万里入情关。

隔水一方念夫情。

北雁尚有归来日,

君去黄鹤无归期!6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泪别孤魂 难归去。

不堪回首话白头。

依杖低首扇门开,

庭院深深情深深。    7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残梦堪留醉如痴,

旧事幻影胭脂扣。

梦里重逢惊意外,

寻觅无处独凄凉。  7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辗转难眠凭空望。

蚕丝莫笑自相缠。

鸿飞远去无迹处,

w 哪许余情世间留?  8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长台夜寒 心意冷。

复把今世肺腑倾。

生死誓约长相守,

无奈月落见无期,   9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万丈波涛 惊拍岸。

千里 禄波 烟水寒,

人海茫茫千点帆,

 助我千里共婵娟 ? 10
-------------
叫我相思泪千行,
何以相知共相识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待续-----执子之手与子偕老 
 --------------------

Friday, July 22, 2011

小城故事4卿嫂3

孤星月冷,

在这个寒冷的夜晚,

卿嫂一人,畏缩在那黑暗无人的角落。

现在的她,已经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在黑暗的角落里,她习惯了自言自语.

她已经不会和别人对话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卿嫂整天不停的哭着笑着,

重复的说着同样的话

“我错了吗!?我错了吗?我错了吗!”..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好多年前,卿嫂曾经漂亮过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年轻的卿嫂,

迷惑在爱情的十子路口,

在她的记忆中,爱情是完美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她宁愿放下自己的自尊,

坚守自己的理想。

不顾一切反对,下嫁给一个有妇之夫,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这时,恶梦开始纠缠着她了!

从此,卿嫂开始自我封闭了。

众人开始对她指指点点了,

她已是被人耻笑的对象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但是,卿嫂一直坚信着:

总有一天,

她的真情,能改变一切,

她要向大家证明,

以后,大家能接受她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她执迷不悟的认为:

如意郎君,一定会给他一个名分,一个肯定!

准有一天,爱人会来到她身边,

但是她失败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不久,阿芳出世了。

“生了一个弱智的阿芳,是造化吧!”

20年后,阿芳死了。

“是作孽吧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错了!错了 ------错了-----我错了?!”

卿嫂常常仰天叹息:

“世间哪有公平?

是非失败全往我身上抛!

为什么会一直是我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卿嫂日夜不停的思索:。。。。

“让阿芳跟着阿标,

拥有没有面包的爱情,如何?

不替阿芳安排好一切,改日我离开后,她如何是好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面对弱智的孩子!

家徒四壁,目不识丁的卿嫂,

在无助的情况下

她又如何抉择呢?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灰色的天空,黑色的梦,

卿嫂苍白无色的一生,

都已经全部被埋葬在无情的黄土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无语问苍天!

天地无情!

人间不见真情啊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薄情寡义的郎君,可否知道?

卿嫂的心,卿嫂的情,

已经在无情的现实中被典当了!

卿嫂彻底失败了!卿嫂完全被人出卖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99中秋

卿嫂,在 精神病院中,含恨的离开了...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后巷的乡俚,对卿嫂母女的故事,似乎是麻木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们何曾为卿嫂母女,尽了一点绵力?

大家宁愿沦为冷漠的观众,

大家说三道四,让是非如故事般不胫而走,

以前到现在,哪有人愿意帮助她们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卿嫂母子,掉入痛苦深渊的时候,

命运的神,没有给卿嫂母女谈判的机会,

无情的判官,做了绝情的判决!

卿嫂母女俩,要承受严峻的惩罚!

上天的双眼,你是如何的看待她们啊!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当时,大家好像是趁興围观,

大家是否想要伸出同情之手?

把卿嫂母女俩,从痛苦的深渊中救出来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今天

卿嫂 ,离开了!

大家还是在议论纷纷。

你我之间,没人要为卿嫂母女做些什么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卿嫂母女俩的人生,

不曾冲激出任何的浪花,

她们像野草一般,

不幸的生长在酷热难熬的沙漠上!

前路遥远,这对石缝中垂死的野草,在等待别人的怜悯和施舍?

她们还会有明天吗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她们两,在这不幸的人生中,带着一个沉重的包袱,

一个痛恨一生的包袱,一个终生遗恨的包袱!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在无人理会的情况下,

卿嫂母女在痛苦的漩涡里挣扎救生,

她们脆弱的身躯,哪能抵挡得住,

那无情巨浪的冲击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卿嫂母女无力挣扎了,

最后,卿嫂母女被巨浪吞噬了!

在茫茫的人海中,消失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卿嫂无奈的选择了投降!

她强逼自己离开痛苦的煎熬,

她太累了!

在毫无求生的意念下,

生命对她已经是毫无意义了!

她选择放下,选择放下痛苦的人生!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今天,

卿嫂永远离开了,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她没有留下任何东西!
在她哪陈旧破烂的包袱里,

只收藏着一张阿芳和卿嫂的发黄旧照片,

 照片里只收藏着------

一个叫人同情,落泪,

无奈的结局 -------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待续------( 死生契阔与子相约)29-7-11





Friday, July 15, 2011

小城故事3-卿嫂2

12月深夜-70年

寂莫的夜,

冷冷的空气,似乎把一切都凝固了。

屋外的景物, 屋内的人物,

全都静止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憔悴的卿嫂,单独的在后巷,

漫无目地的徘徊着。

她时而摇头长叹,时而低头掉泪,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她的一生遭遇到如此的打击,

她还有什么可指望吗?

卿嫂悲愤,伤心,

她重复的问自己: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我没有错!” “阿芳改天一定会回来的!”

卿嫂每晚都在等待,

等待阿芳的出现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卿嫂颤抖瘦长的倒影,

在无人的星夜里,更显得凌乱!

户外只有野狗在不停的嚎啸,

而远处飘来阵阵的烧焦的阴司纸味。

久久没有散去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潮州婆啊!已是半夜了,快把 卿嫂叫回来!”

“一个人,三更半夜在后巷烧阴司纸,好怕人!”

 ''就是啦,神婆说:陈师奶的孩子,就是这样被吓坏了,发了高烧”

“好多天了,不吃不喝不眠!再下去,会发神经的啊!”

 整个后巷,似乎只有福建嫂比较关心卿嫂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'阿芳昨天回来了”“她回来了!”

我已经答应她了:不必嫁去马口的好人家!聘礼也全退了!”

今晚半夜,阿芳答应会回来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惨啦,卿嫂快醒醒啊!”

“阿芳已经死了快2年了!”

“阿芳再也不会回来了!”

卿嫂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,

卿嫂像是失去理智了,她猛摇头,不停的颤抖!

“阿芳要回来了,要回来了!”阿芳要回来了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2年来,卿嫂活在痛苦中,

在68年的葬礼中,卿嫂哭得死去活来。

69年的一整年,卿嫂没说过半句话。

70年,卿嫂彻底崩溃了,----------------

在人生的岁月中,命运不曾给卿嫂讲和的机会,

卿嫂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!

卿嫂默默的承受一切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每当夜深雷雨交加时,

在惊雷啸叫时,

卿嫂会狂叫!会大哭 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镇上后巷的老巷娌,

最怕半夜响雷,

最怕野狗半夜时哀叫。

在如此的深夜 ,大家最怕在黑夜中,看到卿嫂瘦长干瘪的身影!

在这凄凉的月光下,

他们最怕听到卿嫂的呜咽抽泣声!

卿嫂会大声呼叫:“阿芳---阿芳---快--快--快回来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深夜了,火车飞驰而过,

卿嫂不受控制了,她不停大声的嘶叫:

“快来救命!快来救命!快来救阿芳!”

“阿芳要死了,阿芳要死了!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可怜的阿芳,选择躺在铁轨上葬送了自己的生命‘,

“20岁,花样年华时结束了宝贵的生命!”

“阿标,当场吓傻了!

 今天,阿标还会常常喃喃自语的说;

 阿-芳-死-了!阿-芳-死-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我错了吗?

“我找个好人家,好让孩子能有好日子过,错了吗?”

“她选择自杀了断生命,让孤独的老妈伤心,对吗?”

“我不替她安排一切,阿芳会做主吗?”

“我离开后后,阿芳无所依靠,要如何生活?”

'阿芳跟了阿标,后代一样贫穷,一样弱智,会沦为乞丐吗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如此复杂纠缠不清的问题,

一直重复不停的,在卿嫂的脑海里浮现!

卿嫂,不能在纠缠不断,复杂难解的枷锁中解脱开来!

卿嫂,终于在造化下,被打垮了!

卿嫂疯了!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Friday, July 8, 2011

小城故事 2--- 卿嫂1

65 年12月雨夜8时
狂风暴雨。
整个小镇显得那么冷清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雨声,雷声占满了黑暗的空间!
陋巷里只见三两只流浪的野狗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
闪电的强光,
不停的划破了长夜的天空!
今夜,有 一种不祥不安的感觉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阿卿嫂,她彻夜不眠。
她鼻梁上挂着的老花眼镜,已经刮花破损,
她还是不舍得换过新的。
不停的缝制衣服。
她重复又重复她的的工作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好多天了,卿嫂还是不停的工作
似乎像是在期待某种讯息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阿芳,
卿嫂相依为命的独身女
没上过学堂,没什么教育,性格单纯天真。
小城里,没人不认识她。
阿芳整天夹着两个小辫子,
在宝珠戏院溜达。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卿嫂整日为了阿芳担心,
 但是心烦的事没人跟她分忧。
 “阿芳你没阿爸!你阿爸早已死了!”
 卿嫂,常含着泪,告诉阿芳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我没有阿爸!”
“别人说;阿爸不要我们。”
“很多人都说阿妈是狐狸精,什么是狐狸精?”
阿芳每次都这样对阿标说”
阿标 每次只是点头,是懂非懂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阿标幼丧父母,是镇里的孤儿。
没人在乎阿标的存在,更无人跟他说话。
阿标住无定所。他在殡仪当助手,讨口饭吃。
至于他如何长大,如何生存,没人过问!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阿芳是个弱智女,阿标是孤儿。
“天生一对啊!为什么不能在一起?
卿嫂为什么要阻拦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闪电,狗吠声,雨声,
似乎在呐喊!在抗议!
寒冷的夜晚,
雷电交加的窿窿声,在不停的咆哮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我该怎么办?”
卿嫂在夜里,常常这样喃喃自语:
“阿芳弱智,阿芳无知幼稚!”
阿标,没工作,没教育,没脑。”
“我能让阿玲跟阿标发展下去吗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大家不停的批评!哪有人去理会卿嫂的感受?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0年了,卿嫂活在痛苦的回忆中!
20年了,在这积水,黯淡,发霉的后巷里,
卿嫂常独自流泪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黯淡的四周,稀疏的星星,
发黄的灯盏,在狂风下摇晃 ,
今夜,为什么显得特别长?
深夜了 ,阿芳还不回来。
“阿芳已经好几夜不回家了!”为什么会变得这样不听话?”
卿嫂,眼眶里含着泪,直看着空无一人的后巷自语
“阿芳为什么还不回家?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卿嫂在担心,
她瘦弱的身躯,在颤抖,
她不停的告诉自己:
:不能让阿玲受苦!阿芳需要别人照顾。
“阿芳不能像我一样,不能再受骗!
“20年前,我彻底错了,”
“20年后我不能再犯错!”
“阿芳一定要离开阿标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别人的话不必理会!”
20多年了,有人理会我们吗!”
 “爱情可靠吗?
 “山盟海誓?海枯石烂
 全部都是昨夜的美梦!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为了爱情,她心甘情愿的成了别人的情妇!
为了生下阿芳,她和爱人私奔了.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她隐姓埋名的躲在巴刹的后巷里.
过着让人白眼的非人生活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这20多年,
卿嫂每天低着头干活,
她每天缝缝补补的,
她每天没说上一句话!
低着头,点着头,是她的身体语言,
阿玲,邻居,顾客都已经了解她的语言。
卿嫂,才50来岁,
但是,
从她脸上的皱痕,发白系乱的头发,
以及干瘪破裂的嘴角中,
我们都认定 :卿嫂,已经70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苦闷的生活,
已在卿嫂干瘪的脸上
留下了磨灭不去的伤心泪痕。
欢笑,幸福,已经是不属于卿嫂了,
卿嫂不单不会说话了,
卿嫂已经不会笑了!
卿嫂的心,很久,很久,很久以前:已经死了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待续--卿嫂2

Friday, July 1, 2011

小城故事(1)---狗子小丑马戏团

52年8月某天。
大街小巷,议论纷纷。
“狗子失踪了”成了今天口头大新闻。
“这个小孩子,太坏了,整天被打骂都不怕!”
“逃学,偷钱偷东西,说骗话坏事干尽!一定是被警察捉了!””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狗子的家人,成了淡边的新闻人物!
“8 岁的孩子,能逃到哪儿去?在外头,不饿死算是奇迹了!”
“狗子的爸妈也太狠心了!小孩子,
能有多坏?
整日被打被骂 ,不离家出走,难道要被打死吗?”
“狗子的爸妈,真 糟糕!生了10个,又要生第11个了!怎么顾孩子?
“饭没得吃,衣没得穿,太糟糕了!”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大新闻 1:18-8-62 直25-8-62 马戏每日表演 2场--- 晚上 8 时 及 10 时开演
大新闻 2:不的卿嫂及潮州婆各获5张免费入场券!
大新闻 3:大天球马戏团,铁定 在淡边踢波场正式开演!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“今天五点,马戏团打大游行,”
整个小镇,顿然热闹了起来!各地区的村民都涌到淡边。
带头领队的小丑,是当天的灵魂人物,威尽全场!
哪个小丑个子矮小扎实,皮肤黝黑,画着大花脸,昂首阔步,
到淡边的每个有人潮的角落耍把戏。
尤其是在宝珠戏院的大杂院,及巴刹后巷,故意地逗留了最久!
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八点钟
观众热烈的捧场,真到了万人空巷的夸张地步!
小贩的叫卖声,观众兴高采烈的呼叫声,震耳欲聋的伴乐,洋溢着大地。
大象,狮子,老虎,猩猩,跑马,变把戏,空中飞人,都一一表演了。
大家尽兴而来,尽兴而归!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"全部都表演都好,就是那个小丑,不专心!东张西望,一直出错!”
“阿卿嫂,怎么不去看马戏?”
我们心里就是这么想 :有5张免费的门票,为什么 不去看?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“今晚是last night !有幸运抽奖,今晚只演一场,
今晚大家不要错过机会,一定要来!”
奇怪!小丑一连好几天都到大杂院来大声的报告!
“今晚最后一场,最后一场,一定要来!”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8 点,我们进场了。

今天小丑连续几场的表演!都获得最多的掌声!
“根本就是两个人啊!今晚怎么会这样好!
10 点,压轴好戏开始了!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全场的灯火熄灭了........

全场的最高潮!就是那一刹那!
黑暗的上空,穿上全白的小丑,摆好姿势要从一边跳向另一边的千秋!
千秋在黑暗中摇晃!全场的观众屏息着!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全场的观众,音乐,灯光,都把焦点集中在小丑身上了!
大家瞪口结舌,掌心冒汗的等待着这紧张时刻的来临!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音乐.....慢慢.....慢慢........慢慢的响起,
-崩-的一声锣鼓巨响起!
小丑以轻盈的身手,美妙的跳过对面的千秋!
这时灯光突然亮起!
全场的观众,起立,报以热烈的掌声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全体的表演者,热情的向全体的观众挥手道谢!
全体的表演者到观众席来和大家握手道别!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小丑特地来到妈妈面前,紧握着卿嫂的手,似乎有千言万语,要述说!
小丑泪流满面!妈妈也一样不停的抽泣,哭泣 !久久不愿离开!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第二天,曲终人散了。
卿嫂在潮州婆的陪伴下,又回到踢波场。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"明明他是你失踪10年的孩子!为什么不相认呢?”

“第一次见面,第一次的眼神交流,我已经知道,他就是狗子."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"怀胎10月,养育10年,我们没尽过养育的责任,我愧对狗子,
我亏欠了他!我还能认他吗?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“8岁的孩子,能逃到哪儿去?在外头,不饿死算是奇迹了!”
“你不认他!他那里敢叫你妈!”
“8岁的孩子,能逃到哪儿去?在外头,不饿死算是奇迹了!”
“现在不你认他,几时还能再见!”
“狗子的妈你也太狠心了!小孩子,能有多坏?
“整日被打被骂 ,不离家出走,难道要被打死吗?”

“狗子的爸妈也太狠心了!小孩子,能有多坏?

狗子妈妈的脑子里,

重复又重复的出现以上的对白,

狗子的身影,一直一直的再他们俩的脑海里浮现!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