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处无离散 今宵多珍重

Sunday, May 29, 2011

傍晚时分,雨下不停. 今日的老爸老妈
心情特别沉重. 久久未语.
两老似乎在想着一个同样的问题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气氛.
"到芭场去看看"
老爸的身体语言在告诉老妈
"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了"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匆匆的拿了一些具,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阿爸阿妈又急忙的回到芭场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在暗淡的烛火中他们,摸黑进入芭场
我实在不明白,
几排的爆竹.水桶,竹杆.对爸妈有什么用处?
---------
"劈力扒啦...劈力扒啦...."
从芭场远处传来阵阵的炮声.
不会是阿妈阿爸燃放鞭炮吧?!......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事隔多日,阿爸从芭场回来.
只见他:
低着头,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咬着干巴巴的嘴唇,
近乎失望的说了"失败了,
大部份东西都完了"
"今晚一定有所要行动,先准备好东西."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那晚,
阿妈阿爸在商讨着某件事.......
在朦胧的睡意中。
我隐约听到这番话..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"不要开枪行吗?
吓唬吓唬它们就好了" 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
"好..好尽量不开枪,
"Pang...Pang....Pang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枪声,我很肯定那是枪声!
阿爸开枪了!
大人永远不说真话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Ga Ga Ga.....Wu Wu Wu.......Wa Wa Wa.............
远处传来阵咆哮如雷的   "喊叫声",
打斗声.狗吠声......急促的枪声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pang pang pang pang pang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明白发生了什么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阿爸终于开枪了!
哀鸿偏野哀鸿偏野
死去的猴儿 怒眼直视
张牙列齿 ,它们做愤怒的抗议
人们看懂了吗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


在 好多个夜里,
悲惨的画面一直在我梦中重现:        
---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死去的母猴紧抱着小猴
惊慌失散的小猴群哀叫痛哭
它们颤抖的身躯
微缩的互相拥抱着
发抖的躲在乱石后!
它们无助的眼神。
泣诉着无人相信的遭遇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身才硕大的猴儿,紧抱着老弱的猴儿
大伙儿紧靠在一起
猴儿会落泪, 会爱惜,会相助啊!
猴儿也有儿女,有父母,有老弱啊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时间停顿在凝固的血腥中
良久..........老爸不发一语
咬着下唇摇头点算
摇头无奈的说:47只全死!5只幼猴放归树林!

阿妈阿爸挖了土坑,埋葬了它们。
在寂静无人朦胧的夜里
阿妈阿爸流下了眼泪
良久......伫立在土坑前,不愿离去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"小猴子,能吃多少个香蕉?
为甚么要.....要非杀不可?!"
杀了它们为何还会 伤心落泪?
我小小的心灵不明白....不明白.......,不明白
我很肯定  当时我才10岁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好多年..... 好多年.......
过了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才看懂.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为了生存...没选择
要活命!要厮杀!,要开枪!
阿爸阿妈要养活我们
他们没得选择啊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今天, 枪声还是不绝于耳.
贪婪的人类还是为了生为了死而厮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射杀的对象已不是猴子!
是活生生的人类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人间地狱啊!
苍天有灵,何时还我太平?
战争,打斗
,流血,,掠夺,欺压
不停上映!
人命何价?!尊严何存啊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悲痛的画面不停的重复发生.......
世人的眼里已没有了眼泪啊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悲啊!猴儿尚有人性!人已不存
猴儿还会守望相助!人已见利而忘本!
猴儿凶残但不同类相残!更不杀同僚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人类
良知 已失,
正道丧失。
苦海无边
再不回头
Amithoba Amitobha





















尔弥陀佛     善哉     善哉

Friday, May 20, 2011

潮州美眉 (二): 善男信女潮州曲

“来来来,把把脉门。

噢,肺热,不可热食,

热食会打喷嚏!要温食,

又不可冷食!冷食又会咳嗽!”

功夫王,气定神游,又大买膏药了。

“豆腐花加姜汁,凉了才吃,哈,包不会打喷嚏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“如果,还会打喷嚏,”

打铁佬停下铁椎,不再敲打的说:

“美眉,大力拉开阿Yap的耳朵,

大力的搓搓阿Yap的猪耳朵

搓到红红为止,

然后大力吹吹气!

耳朵一通气,哈,包不会再打喷嚏!”

'打铁佬 ,真仙家, 问问醉半仙 ,他会算命,有学问,是不是?

" 对啦!神婆何仙姑,以前就是这样,

结果, 生果佬帮她拉拉耳,吹吹气,三两下,就好了!"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一招,果然有效!

每一次吃了豆腐花,

美眉帮我拉拉耳朵,

搓搓耳朵,吹吹气,

如此这般那样,哈,没打喷嚏啦!

因此,大家常常都喜欢这样作弄我们两个小鬼:

'A Yap快吃豆腐花,快打喷嚏,美眉,快拉耳朵,快吹气!"

"你来拉耳朵, 我来潮州唱, "

潮州佬边喝酒,边唱戏剧: gigi gugu gugu gigi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从那天起,潮州歌四起:

"豆腐花 潮州Moi

"A Yap gogo( 哥哥)yigia Ang (耳朵红)

'Yigia Ang ,mian ai 慌 (耳朵红,不用慌)

"美眉chut chut bie a chu ( 美眉揉揉没A Chu   --- 没喷嚏!)

"Teow Chew Moi , ,ai gie lang , "( 潮州妹爱嫁郎)

" Mei mei ai gie Hakka lang !"(美眉要嫁客家郎)

"喜哈哈,哈哈喜,"

"明日Koh Lai (  苦来  ) 明日当!"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三保公的大杂院,

人多了,也热闹多了。

大杂院里的:

广府佬,福建佬,潮州佬,客家佬,

打铁佬,功夫王,粉肠李,茶果佬,.........

大家亲如家人.

大杂院里,没人闲着,

白天忙,晚上忙,敲打打, 叮ding dang

吵吵闹,喜哈哈 , 东家短,  西家长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










“潮州婆, 美眉,suka阿Yap啦?你知道吗?”

"38啦,茶果婆, 还这么小,不会啦!

“问问红豆萍,看是不是!"

"阿Yap ,每天只是教美眉读书写字吧了,没有拍拖啦!"

'好啦,潮州婆不要晒命啦 !

"你不要,我Laksa 婆的阿霞要哦!"

"阿Yap ,人品好, 英俊 , 年轻老实,

又爱帮助别人, 要到哪里去找?"

哈哈哈哈---

'Tapi, a sayang 美眉是个哑吧 ,13岁了,还不开口说话!"

"不就是吗!海南婆的阿英,三岁就会讲个不停了!"

"真奇怪,这个A Yap , 是那家人的孩子? "

"Taxi 佬阿贵的儿子,住在培智树胶山那边地."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整个三宝公大杂院, 就是这样:

和谐,有趣,热闹.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不知从那天开始,大杂院传来了大新闻!

潮州美眉,阿Yap,哈哈,拍拖了,

那年---1972

我17岁

潮州美眉---12岁

当时的我们

天真烂漫,

没半点邪念........

*******************

每晚, 当大家在庭院里,七嘴八八舌时,

正是Ah Yap, 温习功课,

美眉学写字,gi gi gu gu 吃力学读书的时候.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其乐融融,其乐融融.

整个庭院就是那么祥和,

那么温馨...........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Saturday, May 14, 2011

潮州美眉 ( 1 ) 大杂院

1970,
搬来了一家卖豆腐花的小贩.
他们三口子,
凭口音,像是潮州人.
老板秃头圆肚,
口里习惯咬着朱律土烟.
烟味好可怕!
大家都叫他:烟屎佬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潮州婆,
常常大喊大叫!
每天就是这样大骂:“死 潮州佬!还不来帮忙!老姆要做死了!”

潮州婆样子非常粗鲁。
大手大脚,
样子好凶,没半点笑容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小潮州妹,脸上没什么表情,
整日不说话.别人还说她是哑吧!
*********************
每日开工时,
潮州佬
总爱大声扭开他那哑沙的老爷唱机,
大唱潮州歌曲,
Tok Tok jiang ,gigigugu,nini,nyanya,hehe,hiahia.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他们三人
忙里忙外,不停的干活
生活倒是苦了点.
磨豆浆,做豆花,煮糖浆,挑井水,生柴火,洗锅头,
是他们每天赶着做,忙着做的工作.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"活到老,做到老,做到老,做到死!"是潮州佬的口头禅.
"Jit bek he biesi , ya ai zuogang!"
整个大杂院里
有喜欢唱广东戏的粉肠王 。
有唱潮州戏的豆腐李,
还有卖铁打药的功夫王
整日,你一句,
好不热闹!
**********************
潮州美眉为什么没上学的呀!
"Tan haotiong gong ,meimei a chun! chao yi! abang!"
"陈校长说美妹很蠢,是个聋子,是个哑吧!"
难怪,潮州美眉,没上学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"已10岁了,也不说话!"
"到了16岁,把她嫁鬼去!,hao sin gia , ai mai ? gie ho lu ai mai ?"
"年轻后生子,要吗? 嫁给你做老婆,要吗?"
潮州婆粗枝大叶,常拿我开玩笑!
小美眉,就是不说一句话,
只会红着脸笑.
**********************
不知从那天起,我每天都借故帮潮州佬工作.
打井水,磨豆浆,是我最喜欢的工作!
磨豆浆,时间长,
可以偷偷看美眉的小蛋脸
红红pok pok, 蛮好看!
*********************
日复一日又一日
小美眉还是不开口说话!
**********************
"奇怪,以前一个哑吧磨豆浆,哈,
"现在怎么变成两个哑吧磨豆豆了?"
打铁佬阿生哥,就是这样多事,每天老爱盯者美眉。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所以每当打铁佬出现时,
美眉一定故意躲在我后面。
这时,我总觉得好威风,
因为,我在保护着美眉!
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从一开始,
我和美眉就没说过半句话,
我磨我的豆,她忙她的活,
这样过了好多个月.
*****************
直到一天:
"ei, 吃-豆-腐-花, 已-加-了--糖-浆,小-心-,热-烫!"
哗,美眉很吃力的说出了这一句话!
一句话!对了!就是这麽一句话
美眉开口对我说了一句话!
美眉对我说话了!
我睁大者眼看着美眉!
这是真的吗?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那天,大杂院子的人都很高兴,
因为,大家知道美眉开口说话了.........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从那天起,
我每天都有一碗热腾腾的豆腐花吃.
我想:我是个幸福的人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说来奇怪!
我每次吃了豆腐花,
一定不停的打喷嚏!
每次我不停的打喷嚏
美眉一定眯者眼,闭者嘴笑!
我好喜欢见到她笑,
因为,美眉常常不说话,也不笑!
只有我再打喷嚏时,才会看到她笑!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那年,
我15岁
美眉 10

-------待续-----潮州美眉  2

Tuesday, May 10, 2011

双亲节快乐(一)

邻居狗哥年过65
整日还是不停的工作,
整日还是不停的发牢骚!
"Si Kui Gia,Lao Bie日做夜做,生个Yao 朽Gia,!"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"看看隔壁人家,孩子多争气,不必LAO BIE 操心""人家孩子上大学,工钱高!"
"我的SI GIA,年少不读书!
"晚上不睡觉,白天不做工!"
"等LAO BIE 死了,CHAK Sai!"( 吃屎!)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阿狗年轻时有几个钱
大家都叫他黄百万
但是上帝好象跟他不和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45岁时那年
老婆早死,留下个儿子,
一个令他伤心一辈子的孩子
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.
这唯一的儿子,唯一的宝贝,.
让他终生自责
终生遗憾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宝贝
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.
宝珠戏院的大小,都叫他宝贝,
因为他老爸就是这样叫他.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吃喝玩乐是宝贝的唯一长处.
他没什么了不起,但是大家都怕他
因为他有一个有钱又很会骂人
打人的爸爸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"什么鸟老师,整天骂我的孩子!"
"什么王八校长,每天要见家长!"
"WA BO ENG!,MIAN TAK ZHEK!啦!"(我没空!不必读书啦!老豆有大把钱!)
"LIM BIE WU LUI,"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从此以后,
宝贝更目中无人了,
慢慢的宝贝变成了小霸王,
不久小霸王又变了恶霸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学校不敢收留他,
警察局是他常去的地方,
为非作歹,无恶不作,是别人给他的评语!
不久,戒毒所已经是他第二个家了!
不久,爸妈心中的宝贝,变成了YAO朽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这时候,阿狗才如梦初醒!
但是为时已晚了!
宝贝已可无可救药了!
好爸爸作茧自缚啦!
好一个LIM BIE WU LUI,
好一个极度犯错的爸爸啊!
*******************
这是一个常见不过的故事.
一个平凡又平凡的故事.
但是,这个故事,一而再,再而三的发生在我们身边!
可能一些父母已经是故事中的人物了,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过渡溺爱
过渡放纵
造就了
太多了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儿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他们什么都不必做,什么都不必想
只要
饭来张口,钱来神手,
饱食终日,无所事事,
惹事生非,成了社会的垃圾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在百般的爱护中
不知不觉的,爸爸妈妈成了祸害的推手!
今的日爸爸妈妈心中的宝贝
变成了明日社会的人渣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养不教
父之过
养不教
如养猪啊!
*******************
母亲节送花
父亲节送酒,
这都不用了!
为人儿女者,
多读书,多学习
多充实吧!
正正当当的
做一个有用的人吧!
*******************
为人父母者
生养育教,
缺一不可啊!
在这温馨的节日
做个好爸爸
做个好妈妈吧!

祝贺:
全天下的父母
父亲节快乐!
母亲节万岁!








******************

Friday, May 6, 2011

五月花

五月美,

叫人醉.

五月花开春意浓,

恰是细雨晚风吹,

盼君千里来相会,

日见长空北雁飞.

*********************
烟雨浓,

情意重.

重重叠叠话更浓,

相约痛饮三百杯.

不问酒醉是何时,

只话明朝来日长.

***************

万里行,

千里迎.

重逢相送又重逢,

岁岁月月喜相拥.

不问何时别离时,

只说葡萄美酒遥!

*****************

来来来,

共举杯.

不醉不归同欢庆,

今日相逢来相会.

相约酒肆舞榭时,

只话天凉好个秋.

*****************

人已醉,

梦未醒.

千里送行梦里寻,

明日梦醒何当时?

万尺穹苍意茫然,

白雪皑皑北国情.

***************

莫停杯,

莫神伤.

去时快时来时快,

他日今秋再会时.

百年花雕呼同醉,

不醉不醉当不醉,

不醉不醉当不醉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"A special poem
 for my brother in law
Mr David Percil and my loving sister Kim Fong "

6 Mei 2011